直播一小时营收百万!虚拟主播说英文在B站疯狂吸金

直播不到2小时,就挣了111多万?这么一位首播即登B站实时热门第一的主播,甚至不是真人形象。

直播的状态基本是酱婶的:

并且尽管全程英文 ,他直播间当晚的付费率还是达到了惊人的73.3%跟第二名差出去近62个百分点

也就是说,每10个进入直播间跟主播互动的人里,就有超过7个人为他花了钱!

整场直播的画风,大概就是这样的…

昨天的中国富婆: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所以用礼物铺满屏。

这个虚拟主播,究竟什么来头?

谁是Vox Akuma?

这位被中国粉丝亲切称呼为“小盒”的虚拟主播,全名Vox Akuma ,是一个来自日本的英国人。

来自日本,是指他是日本著名虚拟主播事务所彩虹社 的一员。

而英国人则是他的“人设”:在直播中,他会用一口英音英语跟观众们交流互动。

其实,早在入驻B站之前,Vox就已经被称为“彩虹社新一代王牌Vtuber”、“VTuber新顶流”:

2021年12月在YouTube正式出道,不到一个月,频道订阅数就超过了20万。

2022年4月,在庆祝订阅数达到52.2万的直播活动中,Super Chat(YouTube直播打赏)总额超16万人民币,登顶单日榜首。

并且根据Playboard的SC(Super Chat)总额排行榜,短短半年内,Vox便已跻身全球前100。目前排名为75名,总收益为53.8万美元(约合358万人民币)。

此前,网友们自发搬运、翻译的Vox直播片段,经常能达到几十万的播放量。

微博超话热度也不低。

其字幕组还曾因“托福105/雅思8分以下不收”引发热议。

正式开通B站账号之后,Vox的涨粉速度更是如搭乘火箭般迅猛。入驻仅1天,其B站粉丝数就已突破50万。而就在开头提到的5月6日这场直播期间,其直播间累计观看人数达42.5万,在VTuber及全品类人气第一。同日,他的bilibili舰长超过了1000名。截至目前,在Vox直播间上船的人数已达2912人,其中提督29人。

这么一个纸片人,为什么能这么火?

与其立绘之精美、人设的细腻,以及虚拟主播背后真人演员在直播中展现出的特点都不无关系。

Vox Akuma其实是和团员们组队出道的,团体名字叫Luxiem ,其他几位团员长这样:

从左到右,他们的人设分别是:文豪、灵异侦探、声之恶魔、黑手党和咒术师。细腻的程度大概是这样:

来自日本战国末期的一名声音恶魔,所领导的部落在与德川家康交战后灭亡,为了谋生(?)而成为了一名虚拟UP主。

至于具体的直播风格,和谐起见,我们还是参考一下粉丝们的B站留言…

所属企划公司已申请上市,市值或达23亿

不管怎么说,Vox在B站的火爆表现,再次让大家把目光聚焦到虚拟主播产业 。所以,这一产业究竟发展如何,当真是蓝海一片吗?

先来看看其发源地日本的情况。日本作为最早孕育出虚拟主播产业的国家,如今拥有最成熟的产业链。日本国内最大的VTuber企划公司为ANYCOLOR旗下的彩虹社 (にじさんじ),它成立于2018年2月8日,主要在YouTube、日本游戏直播平台Mirrativ和OPENREC.tv,以及日本动画弹幕网niconico等网站进行活动。

目前,彩虹社一共诞生了足足150名风格各异的VTuber。

这些VTuber仅在YouTube频道就累计了超过4600万人的粉丝数,去年一年的播放量就达29亿4300万次。

其中的当家一哥叫葛葉 ,他以个人身份出道没4个月就加入了彩虹社,角色设定是吸血鬼,以直播各类游戏为主。

2021年9月2日葛葉在YouTube平台订阅数达到100万,由此成为彩虹社首位达成百万订阅的VTuber,以及史上第一位拥有百万粉丝的男性VTuber。

凭借着这些VTuber强大的吸粉能力,以运营彩虹社为中心的ANYCOLOR的营收不断增长,从第一个财年(2017.5.1-2018.4.30)的1662万日元 涨到了第四个财年(2020.5.1-2021.4.30)的76.36亿日元

如今,ANYCOLOR进入第五财年,光是前三个季度(2021.5.1-2022.1.31)就达到了101亿日元 (约合人民币5亿)。

上月28日,ANYCOLOR已向东京证券交易所提交上市申请,且已被批准。

预计6月8日正式上市,市值折合人民币或达23亿,到时将成为VTuber界首家上市公司。

ANYCOLOR如何赚钱?

总的来说,其业务分为直播事业、商务事业(包括内容销售和演出活动)、广告宣传以及其他事业(海外VTuber)五大部分。

营收占比最大的是 商务事业中的内容销售 业务,本财年前三季度中收入约为47.9亿日元,占47.9%

具体来说,主要通过ANYCOLOR开设的彩虹社官方线上商城,售卖专辑、录音等数字商品,包括演唱会歌曲、自由谈话场景等;以及周边产品,包括服装、杂货、海报、徽章等。

这些产品都会推出限定款。

兴许是平台抽成影响较大,直播业务 才排ANYCOLOR营收占比第二 ,本财年前三季度共收入22.27亿日元。

具体包括打赏、会员费(可观看限定视频等)以及广告收益。

数据统计,2021年YouTube的虚拟主播打赏榜中,彩虹社一共有6名进入前30,最火的葛葉被赏7163万9545日元(约合人民币360万)。

排在直播业务之后的依次为广告宣传、演出活动和其他业务。

在其他业务中,ANYCOLOR从去年5月开始,不断招募精通当地语言和文化的主播,扩大海外圈层,如今在英语圈,就有20位活跃VTuber。

除了积极与国内合作,ANYCOLOR还在韩国、印度、印度尼西亚、泰国等东亚国家扩展业务。

当然,在日本,ANYCOLOR近年来也有了强劲的竞争对手。比如YouTube去年粉丝订阅数量排前十的主播中,来自HOLOLIVE的就有9席。不过这家公司有过辱华行为,已完全退出中国市场,就不多提了。除此之外,个人势和独立运营的VTuber也有着庞大的数量,从下面这张出自萌娘百科的统计图就可见一斑。

(两者区别大概就是独立运营还是有团队,个人势真的只有自己。)

相比日本成熟的产业发展,国内的虚拟主播行业才起步不久。

目前还没有形成能和彩虹社规模相匹敌的公司,小团队和独立运营的主播也居多,国内规模较大的VirtuaReal企划正是B站和彩虹社合作产生(推出了70多名虚拟UP主);而直播平台除了B站,在A站也有少数。

不过得提一下A-Soul。

作为国内top科技公司字节跳动 、top娱乐公司乐华娱乐 联合运作的虚拟偶像女团,A-Soul有着和大多数虚拟主播们不同的背景,包括技术条件和运营方式。

对于前者,A-Soul每次直播都采用全3D虚拟场景,而别的还大多数停留在live2d阶段,背景只是一张简单的图片。

对于后者,A-Soul每次直播的时间并不长,但每次都是运营团队精心设计的节目,不会用日常生活话题来凑数。

由此,自2020年11月出道的A-Soul也由一开始的“资本下场”争议逐渐火爆出圈,她们的首支单曲《Quiet》,截至2021年底在抖音的播放次数超过2亿;首个MV《超级敏感》,截至2021年底在B站的点击超过480万。

其中人气最高的嘉然已有174万粉丝。

乐华娱乐也在今年3月提交赴港上市申请书,其三大业务之一的泛娱乐,2021年收入为3790万元,相比去年增长79.6%,而这主要靠A-SOUL带来的。